标签归档 2021中超转会期

通过admin

2021中超转会名额拟增至8人 激活国内转会市场

据了解,近日在苏州,职业联赛联盟(理事会)筹备工作组结合近年来国内职业联赛的实际情况以及疫情等现实因素,提出了一系列益于人才选用与流动的改良型建议,并得到中国足协初步认可。若方案被最终采纳,那么新赛季中超联赛各一线队注册报名最多人数有望由原规定的30人增至35人,每队单季本土普通球员转会名额有望由原规定的5人增至8人;新赛季中甲、中乙联赛本土普通球员转会名额有望全面放开。

虽然最终方案如何实施,还有待中国足协与各方进一步慎重推敲,但可以肯定的是,在制定各项联赛政策过程中,中国足协已有意识以“人性化”取代“一刀切”。

举例来说,按照原有规定,中超、中甲俱乐部每家单季注册报名球员中必须分别有3名、2名本俱乐部首签U21球员,否则将被处以减少相应数量普通本土球员转会名额的制裁。说到此,就不得不提到本赛季两支中甲新军成都兴城、泰州远大。两队无一例外均从中冠、中乙,一年一个台阶地升入中甲联赛。然而作为新兴俱乐部,他们的人员构成大多依赖于从其他俱乐部招兵买马,不具备满足现行规定的条件。而类似问题对本赛季刚刚冲入中甲的淄博蹴鞠俱乐部同样具有现实意义,该队以原鲁能后备力量为阵容参加今年中乙联赛。

中国足协推出“职业俱乐部限投、职业球员限薪、职业俱乐部名称去企业化”规定细则,意在治理国内职业联赛,从而为各级联赛健康、可持续发展创造有利条件。而职业联赛机体健康则依托于充满活力的联赛竞争,人才流动的顺畅至关重要。

此次职业联赛联盟提出的建议在很大程度上与中国足协的想法不谋而合,因此建议也很快得到足协的初步认可,意味着方案被最终采纳的可能性很高。

究其原因,有知情人士解析认为,中国足协治理职业联赛各类乱象的初衷无非是让联赛能够在充满良性竞争的氛围中有序发展。所谓豪门俱乐部挥舞金元大棒主导“军备竞赛”的做法无疑将对竞争公平产生不利影响,同时抑制本土球员,尤其是有潜质年轻球员的发展。因此中国足协完全可以借“限投、限薪”政策推出之机,全速推动本土力量在国内职业联赛的发展,有序放宽各级俱乐部注册报名人数限制,将有益于增加本土球员就业机会、扩大本土球员就业选择面、充盈各级职业俱乐部人才储备、协助高级别俱乐部将本土人才剩余力量“下沉”到低级别俱乐部,从而盘活整个国内职业足坛人才市场,这可谓一举多得。

从治理措施指向的目标来看,各俱乐部通过“限投、限薪”可以很大程度上节能减负,从而将投入的重点由极个别大牌球员,转向更多具有发展潜质或可塑性的本土年轻球员。人才选用与流动的合理性无疑是下一步各职业俱乐部自身建设工作的重点内容之一。也正是基于类似原因,中国足协高层及职业联赛部门的主要负责人,在参加完上海会议过后,立即移步苏州,借足协杯决赛在那里举办之机,继续对各类联赛问题进行深入探讨。

在各项动议当中,新赛季各级职业联赛准入、注册报名事宜被重点提及。据了解,职业联盟筹备组已向中国足协提出,不同程度放开新赛季中超、中甲、中乙联赛俱乐部队注册报名人数限制。具体来说就是建议新赛季每支中超联赛一线队注册报名最多人数由现规定的30人(25名本土球员)增加至35人。

因此,按照本周联赛工作会议各方沟通的结果,中国足协有望对上述规则进行微调。也就是说,中国足协不排除给予上述连年升级俱乐部以不少于2年的缓冲期,理解各俱乐部实际困难的同时,亦不忘督促各俱乐部从速做好本俱乐部人才培养工作。

通过admin

【2021中超前瞻】新赛季无人可期 本土新星难挑大梁

新赛季中超即将开始,在足协限薪令和限制投入的严苛政策下,加上投资足球的大环境不佳,本赛季星光程度跌至谷底。没有大牌外援登陆的同时,中超后备力量青黄不接,2000年后出生的球员,还不能挑起大梁,打上主力的更是凤毛麟角,新赛季无人可期的局面,令人尴尬。

中超从2004年开始以来,几乎每个赛季前,都有让人期待的本土才俊或者外援巨星。这种情况自2011年恒大入主中国足坛,开创金元足球先河以来,尤其明显。

很多球迷,对于当年的巨星和本土新星都如数家珍。2004赛季的陈涛、2005赛季的蒿俊闵、2006年的王大雷、2008年的黄博文、2009年的邓卓翔,2012年的张稀哲,2018年的韦世豪等等,都能让人眼前一亮。

外援方面,恒大有每年购入巨星政策,孔卡(2011)、巴里奥斯(2012)、埃尔克森(2013)、迪亚曼蒂和吉拉迪诺(2014)、J马丁内斯、保利尼奥(2016)、塔利斯卡(2018),让人应接不暇。

其他球队中,上海申花的阿内尔卡和德罗巴(2012),沙拉维(2019),苏宁曾经签下的拉米雷斯和特谢拉(2016)、埃德尔(2018)。上海上港的吉安(2015)、浩克(2016)、奥斯卡(2017)、阿瑙托维奇(2019),令人记忆犹新。

此外,北京国安的卡努特、巴坎布和索里亚诺、山东鲁能的佩莱、费莱尼;河北的拉维奇、马斯切拉诺,长春亚泰的伊哈洛等人,天津权健曾经的帕托、维特塞尔。这些外援每个人拿出来,都足够震撼。

从上赛季开始,中超遭多重暴击,除了更改为特殊赛制外,严苛的投入准则和转会费的限制,让中超各队都紧缩银根,加上大牌外援的告别,后备力量的青黄不接,中超的星光瞬间黯淡,对比之下,本赛季的情况则更为糟糕。

首先是外援上,最值得期待的无疑是深圳的哥伦比亚国脚金特罗,但他是上赛季就已经签约,并无惊喜。除此之外,鲁能的韩国外援孙准浩身价最高,以他的能力和期待程度,与此前的重量级外援还无法相比。

本土新星方面,上赛季好歹有广州富力的门将韩佳奇,山东鲁能的中场段刘愚、大连人的童磊崭露头角,但他们带来的关注度和表现程度,又并未到惊艳的地步,只能说是中规中矩。

当中超多队都选择从其他俱乐部购入外援和租借球员时,本赛季开始前,此前这种对球员惊喜度的期待,已降到谷底。

在国际足坛,2000年前后出生的球员已登上舞台,包括哈兰德、姆巴佩、福登等人早就大展拳脚。可在中超,本土的00后球员还没有人能独当一面。

上赛季的中超比赛中,有21名00后本土球员出场,其中7人出场不足30分钟,像河北华夏幸福的罗石鹏只参加了1分钟的比赛;算得上主力的也只有3人,包括从上海租借至青岛的周俊辰(11次首发,6次替补,出场1146分钟)、上海申花的朱辰杰(10次首发4次替补,出场939分钟)、广州恒大的吴少聪(7次首发2次替补,出场626分钟)。其中吴少聪能获得机会,原因是左后卫李学鹏和高准翼先后受伤。

其他球员中,2001年出生的陶强龙也曾入选国家队,还被英国媒体评为2001年龄段全球60大天才球员之一,但是在去年,其因在U19时私自外出违反纪律,遭遇足协和俱乐部重罚,新赛季能否出场还是未知,对比日韩同年龄的久保健英和李康仁,差距愈加明显。1999年出生的郭田雨,作为高中锋,上赛季在鲁能有4个进球,可也只是个替补,与外援的竞争中,他完全没有优势。

本赛季的情况更不乐观,广州队新赛季从足校提拔了11名球员进入一队,可主帅卡纳瓦罗已直言,他们的能力还不能代表一线队出场,球队要打出好成绩要争冠,要指望的还是外援和国脚级球员。

中超其他球队的情况大同小异,对广州、上海海港、北京国安等争冠球队来说,没有年轻球员锻炼的机会,而像天津津门虎、沧州雄狮、重庆两江竞技等立足保级的球队,又不可能把赌注全押在年轻人身上,中游球队或许宽松些,但往往后备力量空虚,又无人可用。希望中超能在短期涌现出当年蒿俊闵、冯潇霆这类的青年才俊,根本不可能。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