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 国家乒乓球队的破事

通过admin

爆笑喜剧《破事精英》里没有“精英”只有“破事”儿

不用焦虑下个季度的kpi,不用摸着自己岌岌可危的颈椎吱吱作响,不用挤进又热又闷的地铁站。

我们是最难快乐的一代人。生活在一个最科技的时代里,过着最微不足道的生活。

我们努力追赶着那些遥不可及的目标,却忘记了自己太久都没有发自内心地大笑过。

打开视频网站,能看到悬浮的玄幻言情、月薪3000的傻白甜住在国贸的公寓、霸道总裁爱上职场灰姑娘。

普通人的故事是这样的:早上一头扎进地铁的潮水中,赶在迟到的前一秒打卡,午饭是凉掉的外卖,下班走出写字楼,天已漆黑一片,打车软件排队300人,钉钉的提示音在深夜敲打着神经。

没有出现草根逆袭、主角光环、开挂的爽文叙事,也难得地没有任何恋爱脑,全员专心打工——这就是《破事精英》。

就像谐音“糊墙”一样,他是一个只配在公司糊墙的行政打杂工。游离在35岁的悬崖边上,随时面临着被优化的福报。

胡强没有任何超越平均线的特点。学历、长相、能力、家境,没有一个拿得出手。别人是六边形战士,他是六边形废物。

别人都不当回事的公司slogan,胡强当作激励自己的名言,十年没加薪,也任劳任怨。

就在裁员前夕,胡强却反被“升职”了——领导把他调岗到全公司最边缘的部门做经理。

“特别紧迫事务联席快速反应与处理部”,谐音“破事部”,一个扔在Boss直聘上都没人投简历的不毛之地。

破事部像一个“职场流浪汉收容所”,集合了一群“卧龙凤雏”:做着最底层的杂活,给全公司擦。

程序员欧阳莫菲,机车亚b女孩。性格古怪,无恶不作,文能黑进考勤系统,武能diss十个老板,典型的无法无天00后。

庞小白要每天脑爆三百条无脑文案,苏克杰要替各个部门抠两千多张图:一个是廉价段子手,一个是落魄美工。

美艳秘书金若愚,职场老油条,有严重的“公司八卦成瘾症”,整个公司都是她的熟人。

他们就是坐在你对面工位的同事,是躲在茶水间摸鱼的年轻人。总喊着明天就离职,深夜却依旧逃不掉加班。

门口的“Hello”掉了一个“o”字,变成了“Hell”,就像每天打卡如上坟的你。

遇:谈话结束之后,留下一句“遇到问题就来找我,我的大门永远为你打开”,让下属对你感激涕零。

别人工作时听歌,苏克杰一边作图一边戴着听诊器,只要听到心率异常,立刻按Ctrl+S存档。

我印象最深的,是庞小白、苏克杰和唐海星用一段二次元宅舞改编的《绩效之歌》:

如果以上情景,都是在现实中有迹可循的痛苦,那么接下来的设定,称得上是《黑镜》级别的隐喻。

当你连续加班,每天只有4小时有效睡眠;当领导赶在下班之前,又把你留下来开会;当你凌晨加班,妈妈打电话嘱咐你别忘了吃晚饭的时候。

万兽集团为了更好地榨取打工人的剩余价值,设计出一款随身携带的全息投影,它的名字就叫“盯盯乐”。

当你工作积极性减弱时,盯盯乐还会为你召唤出虚拟“激励师”。按照宅男和少女的幻想,设计出最能分泌多巴胺的形象。

这些职场毒鸡汤,变成了全息投影的二次元萌妹或者鲜肉小帅哥,用一段正能量宅舞逗你开心。

当系统检测到你的“emo值”到达警戒线时,HR部门就会立刻为你安排一个虚拟伴侣。

当你最后失去了“emo自由”后,他们还想要你更开心、更积极、更有效率地工作。

这些具有前瞻性的大胆设定,让我们集体预习一下真正的赛博朋克:高科技,低生活。

比如文案庞小白,一口气连开72个小时脑暴会,被驳回了上百条文案,愣是被上司骂出了躁郁症:时而亢奋得两眼冒绿光,时而抑郁得钻在桌子底。

破事部的6位废物主角聚在一起,为了拯救庞小白,成立了一个精神疾病互助会。这是我在国产剧里见到的,最具人文关怀的一幕。

幻想自己是董事长私生子的唐海星有妄想症,他甚至都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妄想症,勉强说自己是多动症。

最动人的一幕,是人甜貌美的秘书金若愚,向庞小白讲述了自己被上司职场性骚扰的故事。

她之所以有八卦成瘾症,是因为自己曾经被风言风语伤害过。她最明白什么叫人言可畏。

每一个在大城市漂泊打拼的人,想必都会被这个场景安慰到:你并不是一个人。我们拥有相似的困境与痛苦。

算法监控我们的喜好、特长、缺陷,甚至是对理想爱情的想象,资本要我们没日没夜的燃烧自己。每个人都困在系统中匍匐前进,伤痕累累也自身难保。

我们是24小时待命的打工人,是一个每天都更加麻木的螺丝钉,是写字楼里的大甲虫“格里高尔”,我们所处的世界,就是一部正在发生的《变形记》。

这就是当代打工人正在经历一场集体性的“空心病”,一个如今普遍存在的社会议题,然而主流影视剧却一直忽视着这群人。流量的风向标指向了甜宠、玄幻和不切实际的职场逆袭爽文,却没有创作者真正坐下来正视正在发生的问题。

与其说“破事部”是一个虚构的场域,不如说它是一个理想中的职场乌托邦——这里有我们最期待、也最难在残酷现实中遇到的善意和快乐。而《破事精英》就是写给打工人的喜剧,尽管它还不够完美,却是所有创作者当中,最想要“你”开心的那个。

他们都是被淘汰的失败者和边缘人,但他们像一群堂吉柯德,追赶着属于自己的风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