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羽旧时光

通过admin

片羽旧时光

下雨了,滴答滴答,思绪万千。回忆儿时那段过往,记忆犹新——雨天总有一种怀旧的思绪,渐渐地把我牵回过去的时代。

那时,湛蓝的天,草儿绿,花儿嫣,这片沃土好像天然地打上了“滤镜”。新鲜的嫩草像给大地铺上了绿色的地毯,阳光倾斜,形成光晕,好像一片“绿光草原”。

这么美的草坪,肯定藏有我的“好伙伴”,一种极为普通的小昆虫——螳螂。我们村的孩子对螳螂有一种特殊的喜爱,《村居》描写的诗句“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在我家乡的草坪,却是“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黄昏捕螳螂”。

另外一种常见的昆虫却没有螳螂那么幸运。宋代诗人方回写道,“暗想田塍上,禾秋蚱蜢飞”,在秋田丰收之季,蚱蜢数量较多,时常被我们捕获后送给螳螂作“点心”。草坪上还有一种特殊的草,撑开的叶子像手掌一样。这种草结了一个小肉包,我们称之为“草包”。听说,“草包”里有白色的虫子可以食用——儿时还真的掰开过,里面果然躺着熟睡的虫子。但我虽然口馋,最终还是不敢把虫子送进嘴巴,生怕它们在肚子里长成大虫。

小时候跟着爷爷奶奶住过一段时间,受到过潮剧文化的熏陶。那时看到潮剧《十仙庆寿》里的神仙手拿拂子,我也一直吵着要这种潮剧演员的同款“拂子”。一次,陪爷爷去老屋,老屋门前长满枝叶茂密的生姜枝干。爷爷拿起镰刀,把生姜的枝叶据断,然后拎起锄头,准备挖土取生姜。突然,爷爷的行动变得怪异起来,他随手捡起地上一条生姜枝干,对着老屋的石柱拍打,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我在一旁吓得不轻,心想:爷爷今天的脾气真倔,难道是今年收成不好?还是爷爷想把握力度,以后我不听话时,就用生姜的枝干来教育我?想到这里,不禁毛骨悚然,瑟瑟发抖地坐在青石台阶上,丝毫不敢乱动。

爷爷拿起生姜枝干向我靠近,我吓得闭上双眼,心里默念:“不要打我,不要打我!”他却把生姜枝干递给我,问道:“看着像什么?”噫,居然有点儿像潮剧里神仙拿的拂子——半米长的生姜枝干,一半被爷爷用力抽打石柱时形成“金线”,一半像小木棍一样刚好可以握在手里。我心下窃喜,拿起拂子,不断挥舞,把自己想象成神仙,好像顿时拥有了法力。如果给“生姜拂子”沾点水,那会更加有趣,好像可以让“仙法”随着水珠洒向大地,看着“天街小雨润如酥”的美景。

叮咚叮咚,雨珠敲打玻璃窗发出的声音,把我从旧时光中牵了回来。如今,我已是一名教师,每天都会接触许多孩子。生活在钢筋水泥里的孩子,大多缺少我过往的经历,我真的想把那个纯纯的年代讲给孩子们听,带他们穿越到过去的时光。

在雨中听花语,仿佛来到故乡那棵大榕树下,看见诗人袁枚所描写的“牧童骑黄牛,歌声振林樾”的场景。看一看树上的鸟窝,捡一捡满地的无花果,再去摸一摸用黄泥捏成的“四不像”,走一走那条田野间蜿蜒的泥巴小路……

关于作者

admin administrator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