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求索” 高琴和她的《一个人的摄影史

通过admin

曾经的“求索” 高琴和她的《一个人的摄影史

屈原《离骚》中的名句“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因其源自内心深处对美好的渴盼、期待与对现实的疏离、无奈的纠结,常常成为同类情绪的共鸣。每一个时代都有不同的叩问,这短短的几个字,也写尽了人们永不止步的追寻。

20 世纪80 年代,中国改革开放的大门渐渐打开,长久封闭的国度里,霎时涌进的各种异于常态的气息,令人不知所措而又蠢蠢欲动。求新求异的内在驱动,激发着人们向外张望,在内外落差的冲击下,试图重新定义曾经的概念、认知,直至思想。

这是时代带来的躁动与不安,需要人们回应时代提出的课题。摄影,与所有的艺术门类一样,都在重新追问艺术的本质。主题先行、重大题材决定论、“高大全”表达等,这些既定的模式难道就是摄影的全部?“四月影会”展览,以其自由的表达,打开了人们内心的情感,关注你所思想的,表现你所渴望的,都像春风雨露一般,沁入心灵的土壤,催发不同的情感种子,汇聚生命与思想的光彩。

当年,我任《大众摄影》杂志的编辑,年轻的心被火热的心所激荡:杂志应当刊发这样的作品,展现当下的思考,但那些颇有些“离经叛道”的作品,不易被大家接受,特别是年长的摄影人,因为这与当时普遍的认识存在相当的差距。至少是非主流呀!幸得主编佟树珩支持,准我开个试验田,命名为“求索”。每期仅有1 页的作品并300—500 字“我的思考”短文,以展示他们的创作与观点。尽管当时的杂志每期才48 页,这1 页半不多也不少,核心在于显示了媒体的一种态度:百花齐放,百家争鸣;鼓励探索,鼓励创新。“求索”栏目自1986 年开辟,历时一年半,推出了16 位青年摄影师,有鲍昆、李晓斌、杨晓利、陈凡、吴钢、邱晓明、邢彪、刘占崑、李建荣、于德水、郑鸣等。他们都敢于探索,在摄影人文立场、艺术表达等诸多方面,展现了摄影表达的无限可能,推动了摄影艺术的繁荣。1986年第3期《大众摄影》“求索”栏目刊登李晓斌作品

杨晓利言:光固然是美的和强有力的,但它在艺术创作中的地位却是被动的,创作者的主观意念才是主动的。

李晓斌言:我以为人是立体的、多侧面的、多层次的,只有多方面地展示人,才能完整地体现出人的性格、气质、思想、情绪及其与社会的关系。

陈凡言:造美不仅需要讴歌的评价,也要鞭笞。如果缺乏作为真正摄影的社会责任,不仅不能造美,相反会引起美的弱化,甚至引起丑的泛滥。

于德水言:滔滔的黄河向我们提出,怎样去看待贫苦、艰辛与艺术表现的联姻?是古往的服饰、道具所具有的美感对人们深层感情的呼唤,还是我们不再满足于形式的愉悦而开始对社会、历史作一番思考时,对题材进行的一种抉择?

郑鸣言:瞬间意识的形成,除去要靠记者在新闻现场的直觉与丰富的经验外,还要有充分的事先准备。这种准备不是为了“排戏”,而是为了应变。

也许,现在重读那些作品,会感觉稚嫩简单,甚至当下的年轻人会觉得这些作品平淡如邻家小妹。但他们的思考,对于今天的我们,仍然有启发。正是这种求索的精神,才让摄影有了今天的模样,更让我们憧憬明天的更加美好。

《界上观》《界上观》梳理了她在业界 38 年间所撰写的文稿,有关人、事、感三个部分。

感——则是以随笔杂谈的方式,表达一已之见。这些文本,是一代摄影人的共同记忆,也将成为摄影历史长河中的吉光片羽。

《我和他》《我和他》以作者之“我”与 62 位业界好友“他”的叙述构成,每一个故事,都包含着不同的时代背景与业界风华,能够作为这段摄影历史生动而有趣的注脚。

62位业界好友包括:佟树珩、李媚、于德水、邵柏林、曾家杰、陈扬坤、侯贺良、郑大为、凌飞、胡武功、杨大洲、李培林、朱宪民、奚志农、吴常云、陈勇鹏 、孙家斌、丁遵新、刘榜、任一权、王大莉、陈仲元、闻丹青、吴砚华、姜路娜、茹遂初、杨浪、梁达明、解海龙、张国通 、骆飞、胡杨 、李学亮、卞永平 、冯建国、张国田 、冯学敏 、宋刚明 、石广智、汤德胜、原瑞伦、王川 、包承立 、张国泉 、许华飞、许志强、梁勤 、杨勇、李洁军、钟维兴、徐艳娟、王新妹 、孙振军、陈大志 、李泛 、尤良怀 、崔小曼 、程斌 、车万坤、张志旺 、杨树、陈小波。 (名单按正文顺序排序)

阅读原文特别声明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关于作者

admin administrator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