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卡影后和她的朋友们为何要组建一支女足俱乐部 ?

通过admin

奥斯卡影后和她的朋友们为何要组建一支女足俱乐部 ?

女性体育大发展的热潮之下,越来越多具有影响力的名人参与到了这场声势浩大的运动之中。奥斯卡影后娜塔莉 · 波特曼便是其中之一,她于 2020 年联手一众明星投资人成立了美国女足职业联赛俱乐部——

两年的时间倏然而逝,这支整装待发的女足球队于今年正式亮相美国女足职业联赛赛场,继续自己的发展之路。而在赛场之外,球队在运营、投资人与球队的紧密联系,以及女性运动形象的构建等方面,可谓是一个成功参与女性体育的鲜活范本。

波特曼曾说:「我们想让女子足球在世界各地变得像男子足球一样受到重视。」天使城的发展之路,正是对这一要义的有力诠释。

在美国女足职业联赛的赛场上,众星云集的加利福尼亚州一度没有其代表俱乐部。直到洛杉矶天使城女足俱乐部的出现,打破了这段尴尬的历史。

src=2019 年,波特曼观看了美国女足国家队的比赛,赛场上女性选手的个性与拼劲深深打动了她。同时,作为女性反性侵运动「Times Up」(时间到了)的先锋发起人之一,她也同样希望自己能推动美国女足发展。

「看到我儿子像崇拜梅西和本泽马那样,崇拜拉皮诺埃和亚历克斯(两人均为美国女足名将),这让我意识到扩大女性运动员规模可以迅速改变文化」,波特曼曾表示。

彼时,仅有 9 支球队的美国女足职业联赛亦在寻找在洛杉矶建立一支女足俱乐部的机会。波特曼的创想与联赛发展的契机不谋而合,天使城女足俱乐部由此成立,某种程度上成为了加州女性体育运动发展的一个标志。

src=奔走号召之下,美国女足传奇球员艾比 · 瓦姆巴赫与网球巨星小威的丈夫,即论坛网站 Reddit 创始人之一的亚历克西斯 · 奥哈尼安,以及技术风险投资家卡拉 · 诺特曼、媒体和游戏企业家朱莉 · 乌贺曼等人与波特曼一起,成为天使城女足的首批投资人。

随后,以杰西卡 · 查斯坦、詹妮弗 · 加纳、伊娃 · 朗格利亚、克里斯蒂娜 · 阿奎莱拉、莉莉 · 辛格等为代表的好莱坞明星纷纷加盟,使得天使城背后的投资阵容更加豪华。「生」在洛杉矶的天使城女足,从诞生之日起便充满星光。

体育界大腕也纷纷加入投资行列,网球女性先锋比利 · 简 · 金和塞雷娜 · 威廉姆斯、NBA 球星德韦恩 · 韦德及其妻子以及米娅 · 哈姆、香农 · 鲍克斯、朱莉 · 福迪等 14 位美国女足传奇球员……天使城女足背后的体育力量,毫无疑问也是坚实庞大的。

伊娃 · 朗格利亚(热播美剧《绝望主妇》主演)曾惊讶于人们对天使城的投资热情:「我没想到社会对它的反应如此强烈,我接到的关于投资足球队的电话比问其他事的都要多」。

如今,投资队伍仍在不断壮大之中,甚至韦德三岁的女儿和小威夫妇年幼的孩子,都已经成为天使城背后的投资人之一。此外值得一提的是,这支球队的共同所有人中,女性占比超过了 70%。天使城女足对「女子力」的重视,从投资层面便可窥见。

据球队总裁乌尔曼所说:「球队现在已经不用再寻找投资者。人们找到我们,是因为他们想成为天使城的一员。」彼时,对于一支尚未亮相赛场的球队来说,这种「供不应求」的盛况显然与众星云集的老板们带来的明星效应有关。

在社交媒体时代,意见领袖与名人明星的参与不仅能够带来实打实的资金,更能够为这项运动带来大量注意力资源。而注意力所代表的是流量与关注,正是如今女性体育运动所稀缺和渴望的。

赛前卖光季票,书写新编球队神线 年促成了天使城女足的诞生。两年后,这支年轻的球队已经具备了上场参赛的能力。相较于一般女足俱乐部,天使城赛事无论从硬件还是软件来看,也都有一股「天选」的意味。

从左往右:俱乐部投资人奥卓 · 阿杜巴;詹妮弗 · 加纳;伊娃 · 朗格利亚;娜塔莉 · 波特曼;杰西卡 · 查斯坦。这座能够容纳 22000 人的场馆几乎座无虚席。尽管大名鼎鼎的洛杉矶道奇队在天使城女足首秀当晚也有比赛正在进行,但这支新生球队还是吸引了超过 21000 名观众。而在赛季开始之前,天使城女足便宣布近 16000 张赛季门票已售罄,并且已经拥有 6 个支持者团体。

作为洛杉矶十多年以来的第一支职业女子足球队,某种程度而言,天使城女足的亮相是一场历史性的揭幕战。俱乐部的球员们也不负众望,她们在开赛十五分钟之内进了两个球,让这创造历史的夜晚充满了激情与希望。

这看似顺利的一路并非毫无困难。扩编球队并非一件易事,对天使城女足来说也是如此。首先,女足俱乐部的新建面临着寻找主场和组建团队等挑战。虽然天使城女足有着明星投资队伍,但这些实际建设问题依旧需要耗费大量的精力与金钱,球队在两年内能够完成这一切显然非常了不起。要知道,根据国际足联官方发布的女足职业俱乐部组建指南,这一过程至少需要耗费五年。

球队找到前纽约队总教练弗雷娅 · 库姆担任总教练,聘请了两届美国国家队前锋克里斯滕 · 普莱斯、25 岁的加拿大国脚后卫瓦妮莎 · 基尔斯、日本青年运动员远藤纯等球员,同时通过选秀组建了球队队伍。

从左到右:天使城足球俱乐部球员发展副总裁安吉拉 · 胡可思 · 曼加诺,前锋克里斯汀 · 普雷斯 , 阿鲁科和主席乌尔曼一同参与社区活动。图片来源:天使城女足俱乐部其次,不确定的场地情况、不方便的训练时间和日程变化也是一种挑战。例如今年,球队赛前在 NFL 球队洛杉矶公羊队位于加州路德教会大学的训练场进行训练的协议最终被搁置到了六月以后,也就是公羊队回到自己训练主场的一个月以后。这种尴尬的窘境,在未来似乎还会经历。

「今晚的观众太不真实了。整个晚上都能感受到他们的能量、热情以及对球员和教练组的支持。这是我执教过的最好的环境。」

目前,天使城女足仍处于新赛季的探索之中。球队能否冲破重重困难,进入季后赛,能不能取得更大的突破,都有待时间的证明。就目前球队发展的劲头来看,颇有「既争先,也争滔滔不绝」的意味。发展商业与回馈社会,并不矛盾

在商业赛道上,天使城女足的表现亦有可圈可点之处。从 2020 年成立至今,俱乐部已经另与多家俱乐部达成合作关系,全方位开拓自己的商业版图。

和天使城所有的赞助协议一样,佳得乐合同价值的 10% 将回馈社区,其重点是培养足球领域的女性教练。双方将推出一个正式教练培训项目,包括课程和网络协助,帮助女性学员在洛杉矶获得教练职位。一体化购物平台 Klarna

未来,双方将合作在洛杉矶社区开展社会影响项目,帮助创建绿色空间,合作资金的 10% 将被重新分配给社区项目。同时 Klarna 发起的「Give One」行动会将 1% 的资金用于全球健康倡议。食品外卖公司 DoorDash

公司的 logo 将出现在球队官方球衣和商品的正面,包括主场和客场球衣、体育场服、雨服和旅行服,以及所有出售给球迷的球衣。合作达成后,DoorDash 将拨款 100 多万美元,并与俱乐部一起提供大约 25 万份食物。为庆祝合作开始,DoorDash 还发起了「每成交一笔订单,就向当地由女性经营或领导的餐馆捐赠 5 美元」的活动。

Birdies 是天使城女足的冠名赞助商,其 logo 将出现在球队球衣袖子位置。这家品牌是哈里王子的妻子梅根最喜欢上脚的品牌之一。双方拿出赞助费用的 10%,共同推出了名为 SOAR 的带薪实习项目。每个参与其中的实习生都能获得 3000 美元奖学金,以追求公平、基础的教育和工作机会。

不久前,Birdies 还生产了一款名为「Game Changer」 的限量版天使城球鞋。鞋子以俱乐部的颜色为主打,球队 logo 也出现在设计当中。健康食品杂货商 Sprouts

根据天使城的赞助模式,双方还会将部分赞助费用重新分配给当地公益事业,主要是为洛杉矶各地儿童提供营养教育和新鲜食品。此外,双方还会在选定的洛杉矶联合学区学校中建立社区花园,为有需要的人提供食物。加密货币交易所/p>

▂▂

< 也加入了这一领域,成为天使城女足的创始赞助商、官方加密货币和 NFT 合作伙伴。据体育商业杂志消息,双方签署了一份为期四年的协议,每年价值不超过七位数运行。

未来,该品牌将在广播和社交媒体上作为球队场内标识和广告的一部分出现。天使城总裁乌尔曼说:「考虑到 Web3.0 和加密货币正在改变我们的世界,我们希望确保女性作为投资者和创造者参与进来」。据预测,截至目前天使城女足达成了至少 3500 万美元的赞助协议。除此之外,波特曼表示,俱乐部还成立了基金会,用以解决女足队员受到的不公正待遇等一系列问题。

从天使城女足的商业发展与策略中,可以看到商业如何将球队与社区和当地人民联系在一起。这也是这支俱乐部不仅仅被视为球队的原因之一。

天使城女足的创建,被一些美国媒体称为是「一个令无数洛杉矶女孩带着足球美梦睡去的美好事件」

最大的称赞源于女性名人的呐喊与投资。天使城的成立回应了美国女子足球极高的参与热情。根据 2019 年国际足联技术调查团队发布的《2019 年全球女足发展调查报告》,美国 18 岁以上女足注册人口为 8 万人,18 岁以下的注册数据则为 152 万人。

然而,从数据也可见美国女足职业化发展的相对停滞。很多在赛场上有所表现的球员,或因为上升渠道有限、或因为竞争较为激烈,往往没能进入职业联赛。天使城女足作为一支新的职业化球队,对于从小热爱足球的美国姑娘们来说,亦代表着绿茵梦的延续。而最大的批判似乎也源于这一点。有研究者称:「天使城女足那闪亮的外表、令人难以置信的照片、强大的社交媒体效应是一回事,但这实际上会怎样影响球队运动员的生活体验呢?」

在持有这些观点的人看来,天使城女足受到欢迎的深层次原因在于,这是一个由女性名人创办的俱乐部,多数股权由女性持有,暗合了「girls help girls」的趋势。但是「赋予女性权力,到底是如何赋予的?如果只是发展品牌,那又该如何改变体育运动中的性别歧视结构?」天使城女足组建团队的特殊性与成立时间的节点,毫无疑问使这家俱乐部承担了体育以外的舆论与讨论。不可否认的是,球队长期发展的过程中必须解决一些类似上述言论的难题。但就现阶段而言,笔者认为,让女性体育运动拥有野蛮生长的空间至关重要。

世界范围内,女性体育运动正处在一个「被看见」的阶段。像娜塔莉 · 波特曼一样具有影响力的名人的介入,毫无疑问能够帮助女性体育运动扩大自己的声量。

从左到右:伊娃、波特曼和加纳三位好莱坞投资人为俱乐部做宣传图片来源:D1SoftballNews

而且,这种帮助并不止于空口呐喊。从名人亲力亲为参与到球队建设,到名人粉丝的参与与认同,再到俱乐部在短时间内获得不菲的赞助合同与社交媒体资源,这些都是名人影响力带来的直接影响。这些都是可感的好处。

「我真心觉得,女子运动和男子运动没有太大区别。从纯粹商业角度来看,区别只是女子体育是一项未得到充分利用的资产。」

有人或许会说,天使城女足的成功根源于明星投资人,属于不可复制的成功。但是,让我们不要忘记一点——高调的名人所有权,这在男子职业运动的各个领域中都很常见。当大赞勒布朗 · 詹姆斯投资利物浦男足的同时,让我们不要忘记,女足也一样应该、可以并值得拥有明星投资人。与其说天使城的模式不可复制,不如说更多投资意识等待觉醒。女性体育运动的发展绝非女性与体育行业的事情,这关乎全球体育运动生态的发展。名人拥有这种推动运动发展的能力,亦应有这种意识,并将其付诸实践。

从小威到亚瑟小子,越来越多名人成为推动体育发展的力量体育一直都被视为是将人们团结在一起的方式,女子体育运动的发展也常被看作社会觉醒与进步的标志之一。天使城女足的成立与发展,正蕴含着这一层意义。它不是女性运动的有限产物,而是其中的一部分。

关于作者

admin administrator

发表评论